好猎头网-中高级人才猎头网站!服务热线:400-9910-288 好猎头   |   登录 注册

在法国工作令人羡慕?1/4打工族遭遇心理创伤

添加时间:2019-01-30 10:52:35
浏览次数: 0
据欧时大参(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)消息,在刻板印象中,在法国工作是令人艳羡的:35小时的法定上班时间,5周的带薪假期,甚至还有工会组织的不定期罢工。但真正处于职场中的人就会知道,事实并非如神话般美好。

  事实上,法国上班族也会面临相当的压力,甚至为此产生心理疾病。根据法国社会保健局(l’Assurance-maladie)的数据,在2016年,法国至少有上万名职场人士因工作出现心理创伤,如创伤后应激障碍等。

  上班上出身心疾病

 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在一篇描述白领阶层的文章中指出,长时间工作和身心健康问题有着正相关性。

  根据医学期刊《柳叶刀》(The Lancet)2015年发布的研究显示,与每周工作35至40小时的人士相比,每周工作超过55个小时的人士患中风和冠心病的风险更高。

  此外,工作压力大、时间长等常见因素会导致心理上的抑郁与焦虑,而这些症状会导致睡眠障碍以及更严重的问题。法国独立机构Stimulus的调查显示,在2017年,有四分之一的法国职员表示有程度不同的焦虑感,其中一些人甚至发展成了焦虑症。

  近年来,因遭遇这种“工伤”而去专业机构做咨询的人群不断扩大。法国跨职业健康协会(ASTI)在2018年接待了1600名此类患者,2017年这一数据仅为1400人。协会负责人克里斯多夫·马努德(Christophe Maneaud)对记者抱怨说训练有素的治疗医生“不够用”。

  罪魁祸首:加班、欺凌、性骚扰

  需要说明的是,多数人对法国每周35小时工作制的理解有误。根据法国经济学家让·马里·普罗布斯特(Jean-MariePerbost)的解释,35小时“只是一个标准,超过这个工作时限以后就算作加班或可以申请补休”。也就是说,在法国,加班本身并不是“非法的”。
  如果说蓝领阶级的工作可以精确到小时,那么对于白领而言,完成了手头上的任务才能算真正的下班,因此,加班就变成了一种常态。

  以律师为例,根据法国全国律师协会(CNB)的数据显示,2008年法国44%的律师称其每周工作55小时以上。

  精神病学家和精神分析学家克里斯多夫·德如赫(Christophe Dejours)称,自己原来的患者大多数是那些工作条件严苛的底层员工,而如今的患者中不乏企业高管、医生、甚至是部长级的人物。

  以一位在奢侈品行业的市场总监为例,她在遭遇上司的性骚扰时因反抗而遭到报复,一时间流言四起,她遭到了同事的欺凌和排挤,最后不得不请一年半的病假来躲避这一切。

  德如赫还介绍说,这类心理紊乱的现象越来越能在年轻人身上看到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他们很难有足够的经验去应对这种职场上的压力、倦怠、骚扰甚至是暴力。

  德如赫从2017年9月开始定期在巴黎的咖啡店里办见面会,这些见面会由专业咨询机构“工作与苦难”(Souffranceet travail)联合举办,邀请医生、心理学家或者律师,和大众科普相关知识。据德如赫介绍,由于咨询的人数太多,现在注册见面会的人数“近乎饱和”。

  心理辅导机构的衰落

  面对职场人常见的心理问题,法国本应有众多的机构和专业的心理学家、精神学家来指引他们。

  以上文提到的“工作与苦难”机构为例,该机构是由玛丽·博泽(MariePezé)于1997年创立,在2000年初,这家机构吸纳了约12名志同道合的心理学家。2008年,她与德如赫一起创建了职业精神病理学专业证书,持有此证书者有机会加入该协会,在机构分点帮助患者。

  据介绍,对患者第一次的咨询可达三到五个小时。“我们对话的重点是他们工作的现状。我们会要求这些员工描述他们的工作,表达他们对工作的想法,看看是什么让他们感到快乐,又是什么让他们痛苦。”“要想让职场人士重新站起来,就得先了解他们为什么会倒下,了解造成现状的机制是什么。”

  但不尽人意的是,随着2018年创始人德如赫的退休,该机构也面临衰退的风险。首先是被另一家机构剥夺了颁发证书的职权,其次是越来越难以招收到足够数量的心理医生。玛丽·博耶称,心理医生被众多职业健康服务机构(SST)吸纳,但这些机构不再组织心理辅导咨询。“这些机构被雇主们控制,而雇主可不需要治疗‘断手断脚’的职员。”

  法律是否能保护他们?

  近几年来,法国在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方面已经做出了相当的成绩。

  如对劳动合同的期限、订立以及解除等各个方面,都有越来越详细的规定,为明确劳资双方权利和义务奠定了基础,尤其对于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和程序都有系统性的细化规定,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雇主滥用权力、任意解雇员工的情况发生。

  以加班为例,根据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对中国白领加班现状的调查,超过40%的受访者表示在国内每周工作时间会超过50小时。虽然法律要求加班工资须为平常工资的1.5倍,但他们表示自己通常不会获得这样的报酬,因为这些工作是“自愿”的,律师也称一旦这种加班被视为“自愿”而非“强制”,就没有任何机制可以保护他们。而在法国,不仅会在前期的合约中明确规定加班各项事宜(如加班小时数、薪酬等),而且在出现纠纷后,还有诸如工会、法国劳动监察局等对职员提供保护。

  再比如,法国还在2017年元旦与时俱进地推出“下班离线法”(la lois à ladéconnexion),有人将其戏称为“下班不回复老板”法。

  据伊弗普(IFOP)民调所,77%的高级职员承认需要在周末查阅工作邮件和回复手机短信。永无止境的邮件、短信为员工带来成倍的工作压力,甚至成为破坏家庭幸福生活的“元凶”。而根据该法,员工在下班后,可以不必回复工作邮件和工作短信,雇主也不能以下班时间联系不到员工为由对其进行处罚。尽管这一法律的效力遭到质疑,但在电子设备的普及模糊了工作与私人时间的界限的年代,这样的保护仍然难能可贵。

  但法律只能保障底线,却无法全面阻止关注利润的雇主或者糟糕的工作环境对员工的伤害。

  正如CFE-CGC工会全国秘书长、职业医师马蒂尼·凯耶(Martine Keryer)在接受法国《世界报》采访时所言:“我遇到过那些发奋工作的职员,他们保证自己会‘开心’地工作。但是一旦面临危机或者感到失望时,他们就会崩溃、倦怠、投降。他们(除了工作之外)根本没有时间‘完善自己’。”

微信扫一扫
分享到朋友圈